趕著去死死的卻也從來不是他們隊(敢死隊)

趕著去死死的卻也從來不是他們隊(敢死隊)

 
   

【SHEVINE】LONG STORY ABOUT US.-03

警告:

1.腦洞很大,腦洞真的很大

2.時間條進度很慢很慢

3.時間設定在ADAM和ANNE還是在一起的,BLAKE也和MIRANDA剛準備要結婚,他們準備要加入美國之聲

4.除了人名是英文,其他一概中文(SORRY,我的習慣

5.主要以ADAM的角度書寫,ADAM在我心中是個可愛的大男孩,也同時是體貼入微的好男人

6.BLAKE雖然不少文章都寫了他是個大暖男、是隻暖洋洋的魁梧大熊,能夠使之依靠、堅強,但是在我眼中他擁有他的黑暗面,其實是個很多事情都想很多也其實在獨自一人時很容易陷入自己負面情緒中無法自拔的脆弱之人

7.直接說,我對BLAKE和對ADAM可能還是有感情上的偏袒,這...

 
 
 
   

【敢死隊】I REALLY WANT YOU.──戰陰-21(肉有,By 殺樂)

我又生了又生了,賠罪用因為我半年沒更新,但H寫了一整天已經榨乾腦子了,寫H真的好累啊好累啊

可是寫完又覺得挖靠這兩隻怎麼會這麼可愛我的媽呀(有病

***

簡書:【敢死隊】I REALLY WANT YOU.──戰陰-21

微博:【敢死隊】I REALLY WANT YOU.──戰陰-21

就是絕對會被吞掉的調調,前來簡書觀看的各位我感到很抱歉,之前用圖片貼上的H文也一併貼來簡書好了(望天

這一章的進展不但直接全壘打了連秘密都說出來了呀啊啊好快好快啊戰壕,陰陽都哭成淚人兒了好心疼(被揍

煩請各位看完一定記得留言,我好需要你們的留言(落淚

不能進去的也和我說一聲,我再想辦法......

 
 
 
   

【敢死隊】I REALLY WANT YOU.──戰陰-20(By 殺樂)

卡文外加上太忙──但最終其實是因為太懶XDDDD

***

  戰壕猜自己可以無條件地包容陰陽,各方面來說都是。的確他們已經是處在了確立關係的狀態──還上了床……算是吧──但嚴格說來,他們畢竟都是還在認識彼此的尷尬階段,一些不了解、小摩擦基本上不可避免,應該都還算在接受範圍之內,他知道陰陽也在努力從捅人的角色變成被捅的,這調適需要不少時間;可惜此時此刻,想著自己有多心胸寬大到信誓旦旦也不為過頭、活了近半百歲月的戰壕鼠,真的是頭一次發現原來自己正是個經典到連個凹都摸不著的無敵醋罐子。

  盡管他認為他的情緒化在現在的情況下是絕對有理由登場的。

  長了鬍鬚一臉毛茸茸的戰壕老爹冷著一張表情鐵...

 
 
 
   

【SHEVINE】LONG STORY ABOUT US.-02

警告:

1.腦洞很大,腦洞真的很大

2.時間條進度很慢很慢

3.時間設定在ADAM和ANNE還是在一起的,BLAKE也和MIRANDA剛準備要結婚,他們準備要加入美國之聲

4.除了人名是英文,其他一概中文(SORRY,我的習慣

5.主要以ADAM的角度書寫,ADAM在我心中是個可愛的大男孩,也同時是體貼入微的好男人

6.BLAKE雖然不少文章都寫了他是個大暖男、是隻暖洋洋的魁梧大熊,能夠使之依靠、堅強,但是在我眼中他擁有他的黑暗面,其實是個很多事情都想很多也其實在獨自一人時很容易陷入自己負面情緒中無法自拔的脆弱之人

7.直接說,我對BLAKE和對ADAM可能還是有感情上的偏袒,這...

 
 
 
   

【SHEVINE】LONG STORY ABOUT US.-01

警告:

1.腦洞很大,腦洞真的很大

2.時間條進度很慢很慢

3.時間設定在ADAM和ANNE還是在一起的,BLAKE也和MIRANDA剛準備要結婚,他們準備要加入美國之聲

4.除了人名是英文,其他一概中文(SORRY,我的習慣

5.主要以ADAM的角度書寫,ADAM在我心中是個可愛的大男孩,也同時是體貼入微的好男人

6.BLAKE雖然不少文章都寫了他是個大暖男、是隻暖洋洋的魁梧大熊,能夠使之依靠、堅強,但是在我眼中他擁有他的黑暗面,其實是個很多事情都想很多也其實在獨自一人時很容易陷入自己負面情緒中無法自拔的脆弱之人

7.直接說,我對BLAKE和對ADAM可能還是有感情上的偏袒,這...

 
 
 
   

【敢死隊】I REALLY WANT YOU.──戰陰-19(By 殺樂)

  因為做愛時陰陽的手攪著棉被出勁太用力,傷口縫線處有些裂了開、滲血,戰壕建議陰陽先去洗個澡,再來處理傷口問題。於是陰陽就待在浴室裡,戰壕則靠在門外的牆邊,他們隔著一道門來對話。「我們都承認隱瞞對我們的未來都不是好事。」戰壕大聲的說,陰陽才沖濕了頭髮,他皺著眉毛關掉了蓮噴頭飛濺下來的水,他嘆了口氣,「是的。」

  「也許我該給你一些時間?我是說……像我這樣。」戰壕想了想,他貼心的讓出了一步讓陰陽有喘口氣的機會,同等待遇;他在追陰陽這件事上的確是緊迫盯人不錯,不同的問題就該得有不同的對付手段?
陰陽抹了洗髮乳在頭上,「你那是重症了,我還不需要有你那樣的治療方式。」

  戰壕尷尬的抿了抿唇,暫時是沒話說...